首页>新闻动态

福楼拜家的星期六 | 致青春

2018年05月03日 16:25阅读数:1010

二月微寒,料峭春风裁处嫩绿新芽;三月渐暖,一朝春雨惊见杨柳婀娜。人间四月,一树花开,暗香疏影,一见倾心。学生三三两两漫步在东华的校园,春风带走丝丝缕缕的无奈与感伤,桃花承载幸福的憧憬和美好的夙愿,MPAcc三班的同学开始新一期的福楼拜家星期六的活动,本期的主讲人是MPAcc三班的张文逸。

世间若有百般红紫,就有百种人。花,如同人一样,有灵气,有生命,以花喻人,取其气质。空谷幽兰,既神秘莫测又清净高雅,却太过孤芳自赏;淡红的梧桐花,有不输桃花艳丽,不输牡丹的高贵,可骨子中透出的高傲,拒人于千里之外。细品万紫千红后,似乎纯真不失优雅、既羞涩又明媚的白色鸢尾花最适合本期的主讲人张文逸。课堂之上,她是被戏称为“专业担当”的智慧达人。当老师提出问题的时候,深厚的专业理论修养,丰富的知识积累使得张文逸在回答任何问题,即便是前沿科学,都可以有的放矢、游刃有余。小组讨论中,张文逸熟练的专业技能令她可以既迅速又准确地完成她所承担的部分。张文逸很好地诠释了“胸中有丘壑,眼中存山河”。

与课上相反,课后的张文逸多一分活泼,少了一分安静,多一分洒脱,少一分淡然。若说课上她是出口即专业的女神,课下她则是追剧十几年如一日的女神经。今日,张文逸与大家共赴一场与青春有关的约会。将那些快要被遗忘的流年素语、那些戳中心伤的台词、那些熬过的夜流过的泪重新映在同学们眼前,回望处,几许深昔,几许凉,几多欢笑,几多温暖。

记得那年,我们正年少,时而伤春悲秋,时而谈天说笑。初识感情,懵懵懂懂,既天真又事故。男生女生都幻想自己是韩剧中的男女主角。或英雄救美于美女上司,或转角偶遇长腿欧巴,赴一场浪漫的约会。那时的我们和韩剧的主人公们同悲同喜。多年之后,《对不起,我爱你》的情节仍历历在目,还是会心疼武赫的孤单与狼狈。复仇与救赎,皆在一念之间。其实,世间没有无缘由的恨,恨,只因爱太深。那时的金秀贤还不是都教授,只是个爱而不得的君主李喧。濛濛细雨时,总会想起记忆中的烟雨。多年之后的重逢,竟无语凝噎,原来真正的快乐竟是如此寂静,一场离别抵不过多年守候。《信号》中李材涵不帅、无金,单看外表,活脱脱的一枚油腻中年大叔。可这个基层警察用小人物的平凡承载起大人物所缺乏的高贵,他告诉生活的配角们,再平凡的人也有两个守护天使—纯粹与坚韧。

听张文逸细数那些韩剧时,同学们过往的记忆逐渐清晰,不时附和这是他喜欢的明星,那是她追过的剧。流年似水,我们都已不是少年。少年听雨歌楼上,中年听雨客舟中,暮年听雨僧庐下。年少时,不通人情世故,不懂处事圆滑。张扬了青春,轻狂了岁月。每个人的青春都是无悔,但从未无憾。过错与错过都停留在岁月不经意的回眸处。时光流转,蓦然一惊,我们已长大。委屈撑大了心胸,挫折磨平了棱角。妥协不再难以接受,无奈变得稀松平常。意难平化为杯中酒,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过往的知知岁月终要道一声再见,明天的寒来暑往厚重了肩膀。生活的起起落落让我们学会容难容之事,慢慢的,心也在平淡的烟火中透出微凉。可岁月无法改变了曾经的模样,总会有一个人、一个时刻,带你重温过去的感动与憧憬,陪你找寻彼时坚定的眸光。过去的孤寂现在无关清冷,曾经悲伤的眼泪现在是展颜一笑的记忆。所以,何须抱怨今日的苦难,何须担忧未来的无常。


结尾寄语:年轻的时候以为不读书不足以了解人生,直到后来才发现如果不了解人生是读不懂书的。读书的意义大概就是用生活所感去读书,用读书所得去生活吧。

—杨绛


17级MPAcc赵新一





沈星云 2014级综合MBA

2014年9月,秋意未浓。我和我怀孕6个月的妻子踏入延安路上东华大学的校门,穿过新华路隧道桥时风华正茂的菁菁学子们擦肩而过,走过路边图书馆时小咖啡店里坐满了...

国际交流学生

国际交流的学生感言,感言

潘瑾 教授

学以致用,丰富实践,提升素养和能力,具备面向国际的综合竞争力。